承德银行
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夜枕水乡入梦来
作者: 胡芳芳   来源:京津冀文化网   发布时间:2017-2-16 13:57:14

  (一) 

 

胜芳,我父亲的外婆家,虽不是我的故乡,却在此生活了近三十年,它的大街小巷都装在我的心里;不是故乡,却是我最爱人的老家,爱人与孩子在这里出生,生长;不是故乡,我却与它片刻不能分离。

每天行走在古镇,触摸着昏昏沉沉的桥栏,想象曾经的小桥流水人家,感叹着远去的那一湾碧水,还有那盈盈荷香。胜芳是白洋淀的东大淀,而今水乡无水,穷得只剩“胜水荷香”这四个字,曾让每个胜芳人耳熟能详的荣耀,据说是乾隆下江南时给这方秀水的题词。

乾隆是否给胜芳题词,年代久远,已无从考证,但胜芳自古是北方经济重镇,帆樯林立,车水马流的旱陆码头,这无容置疑。胜芳曾经归属文安县,苏东坡的父亲苏洵在文安当主簿,引来了稻、荷、菱的种植,从此称为胜芳。也有的说,胜芳之名来自朱熹“胜日寻芳泗水滨”……

胜芳历史上曾经有地位显赫的八大家,每家都有风格独特、奢华唯美的大宅院,解放后大多凋敝,现存的只剩王家大院和张家大院,还有奄奄一息的揚家大院……

时光无情地蚕食着美好,洼淀、苇塘、碧水、鱼虾、荷塘......都已远去,只有那清清的乡音,浓浓的乡情,依然随着血脉流淌……

    梦里,那荷,那苇,那河,美丽依然,苇莺那啾啾的鸣叫,脆生生的玉石一般,栖落在心上,却催出热泪串串……

 

 

    (二)

 

     恍然一梦,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胜水荷香,“南游苏杭,北游胜芳。”曾经的胜芳男渔女织,靠洼淀生活,悠然自得,吃喝不愁。  

    随着改革开放,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洼淀没有了,湿地缩水,虾蟹也跑得没有了踪影。取而代之的是工厂,楼房和满街满巷的汽车,人们住得越来越近,距离却越来越远,生活节越来越快,快乐却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看古镇,你要记得带一壶老酒,走着饮着、醉着、醒着。  

    看古镇,你要记得带着一壶上好的浓茶,把心里的惆怅稀释,不然,我会心疼古镇的石栏杆,担心你会把古镇的桥栏拍遍,凭吊着水乡曾经的美丽…… 

    看古镇,你要记得带上一方手帕,最好是绣花丝绢,一如年少时邻家小妹相赠的那枚,每日晨昏,在河边吊脚楼窗前小妹静静地刺绣,阿哥在河对岸哼唱着小曲……古宅尚在,斯人无踪,且用这方丝帕裹住满怀的惆怅,还有那淌不干的乡愁。 

     好留恋从前的慢生活,小桥流水人家,渔船苇塘,遍城荷香。 

    “未老莫还乡,还乡已断肠。”河边的老树又发芽,燕子呢喃正南归,古镇泪眼迷蒙眺望着远方的游子,担心它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,再也寻不到老母亲的模样……  

 

   

   (三) 

 

    最近每天在政府整理档案,疏远了古宅。今天回王家大院办公,从老柿子树下走过,被硬棒棒的小家伙敲了脑袋,定睛一看,呦!几天不见,这几棵百年老柿子树竟然结果了,一串串,一个个,精巧可爱,躲在绿叶丛里,像星星,像眼睛,俏皮地和我捉迷藏呢。  

    王家大院前的那棵老柿子树,高大挺拔,距离地面两尺的树干上布满核桃大小的疤瘤,仿佛岁月的眼睛,见证着古镇的兴衰。这棵老树虽已百年,却枝繁叶茂,尤其是它的柿子果虽然只有橘子大小,却甘甜爽口,那醇厚的滋味,令人惊叹,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柿子。  

    每天在窗前看着它发芽开花结果,看着岁月的脚步,慢慢地挪移着,看着四季的交替,不知不觉,它已成为我的老友,陪着我工作,伴着我敲打心爱的文字。累了,倦了,抬头看看那一树的青碧,心里就多了一份安静,每天在树下行走,注目,总有灵感涌现指尖。  

    我不知道柿树是否喜欢与我相伴,我却非常感谢它,陪我走过有风有雨有阳光的日子,甚至我开始羡慕这棵老柿子树,它经历了古宅的风花雪月,也看到了古镇辉煌与湮灭。古宅,好幸福,有古树陪伴,夜深人静的时候,它们可以推心置腹的聊天,古宅里那么多奇珍,大多遗失在流年里,唯有这棵古树忠诚地守护着古宅,与它风雨共担,古宅有柿子树,就有了不老的青春。  

   古树与古宅日夜相伴,古镇有了这个百年古宅,才有了底气,成了老胜芳那抹不去的乡愁,成了小城里父老乡亲心灵驻足的地方。  

    而我,也仅仅是迁徙的燕子,人生的春夏秋,在这里筑巢鸣唱,秋叶飘飘的时节,我亦背起行囊告别。在这里,我亦是过客,就像南来北往的旅客,短暂的停留,聆听古宅与古镇的呢喃细语,曲终,茶凉,人已散去。只有这棵柿子树,依然在不离不弃地陪伴着古宅,在风里一遍遍地讲述着那古老的童话,从前有个院,院里有棵树,树下有个老人在讲故事,从前.......  

    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仿佛昨天才看过柿子花,今朝已是青果串串,光阴不声不响地流逝着,似乎看不到它的脚丫,却是逃一般的奔跑,沉默的柿树似乎被时光遗忘,它却随着季节,春来花自青,秋至果飘香。它才是智者。 

 

   

 

   (四) 

 

    胜芳,我的古镇,我的家!天天在古镇行走,总也看不够,爱不倦。  

    虽然胜芳没有了曾经的水乡风貌,但它依然有着独特的风韵与魅力,吸引着众多游客春燕般从各地赶来,流连忘返。  

    虽然古镇有着诸多的不尽人意,它依然是人们灵魂栖息的家园。也许,你从没有感觉到它的美丽,当有一天你真的离开了古镇,你才会明白古镇在每个游子心中的分量。  

    爱古镇吧,不要再伤害她的身心。古镇的血脉,古镇的容颜,古镇的骨骼,古镇的皮肤,再也经不起丝毫的摧残,不要再以牺牲古镇儿孙明天的健康为代价,而大肆破坏古镇的环境。留点良心,等你垂垂老矣的时候,面对满目疮痍的古镇,面对家乡父老,内心少一些惭愧吧!  

    阿弥陀佛,不必去大悲寺烧香拜佛,把自己当佛,毋以善小而不为,你就能惠泽古镇的生灵!

详细胡芳芳简介

 【作家简介】胡芳芳,女,笔名叶紫。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《散文风》杂志责任编辑、抗美援朝历史研究会新闻干事。 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五期作家班学员。创作有散文、诗歌、文艺评论等文学作品80余万字。参与编撰地方志两部,在《黄河》《中国海洋报》等报刊发表作品200余篇,入选多种文集。曾主持陕西《安康电视报》美文专栏。40多篇散文、诗歌在全国文学大赛中获奖。首届林非全国散文大赛最佳单篇奖,连续8年荣获河北省散文名作奖。

更多胡芳芳专栏
more略联盟
more情链接
主办单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
技术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
投稿邮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办公QQ:185067821
版权所有:京津冀文化网     冀ICP备13006836号-2
线上真人赌钱信誉平台 平武县| 元朗区| 颍上县| 泽普县| 无极县| 无锡市| 当阳市| 望奎县| 蕉岭县| 济宁市| 桐柏县| 方山县| 丰都县| 攀枝花市| 江川县| 永城市| 沧源| 钟山县| 赞皇县| 普洱| 永登县| 乌拉特中旗| 田阳县| 武胜县| 昭通市| 克什克腾旗| 南开区| 巩留县| 贵港市| 绩溪县| 兴山县| 临西县| 盈江县| 个旧市| 博客| 白山市| 米易县| 四会市| 临夏县| 阿尔山市| 额尔古纳市| 阿瓦提县| 天峨县| 咸阳市| 屏南县| 尉犁县| 永福县| 海淀区| 莆田市| 商洛市| 麻阳| 常宁市| 墨竹工卡县| 阳东县| 南部县| 安福县| 普兰店市| 思茅市| 无极县| 克拉玛依市| 金华市| 固原市| 乐陵市| 白朗县| 东海县| 射阳县| 项城市| 大新县| 陇川县| 巧家县| 招远市| 涞水县| 青河县| 仪陇县| 井陉县| 香河县| 蚌埠市| 虎林市| 巨鹿县| 固始县| 永福县| 新乐市| 砚山县| 普洱| 疏附县| 东城区| 镇远县| 渝中区| 焉耆| 乌鲁木齐县| 旬阳县| 桑植县| 桐城市| 岑溪市| 喜德县| 德安县| 顺义区| 舟山市| 辰溪县| 察雅县| 塔城市| 二连浩特市| 阿拉善右旗| 商丘市| 伊川县| 尚志市| 广水市| 潮州市| 土默特左旗| 兴宁市| 达州市| 呼玛县| 怀化市| 五家渠市| 探索| 青河县| 陵水| 芒康县| 即墨市| 马公市| 治多县| 晋江市| 克什克腾旗| 蓬安县| 济南市| 新和县| 祁东县| 吉安市| 富蕴县| 邯郸市| 通州市| 平果县| 雷山县| 南靖县| 新乐市| 砚山县| 云南省|